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秘的尔苏族群 灿烂的尔苏文化

民族文化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日志

 
 
关于我

收获了爱情的花蕊,酿就了家庭的甜蜜。尽管生活坎坷,幸福总是不言而喻……用影像和文字记录真实生活……开开心心生活、乐乐观观到老、平平安安一生!……我运动!我登山!我健康!我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我的婆婆(二)——我要离婚  

2009-10-18 20:57:38|  分类: 难忘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婆婆的童年时代主要是给家里放羊,小小年纪就要为家里分担家务劳动。放羊练就了她甩石子很准,她的羊从来都没有丢失过。虽然很苦、很累,但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和全家人一起围在火塘边,有说有笑的,就会感到很温暖很快活,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延续很久。

      在旧社会,尔苏妇女对自己的婚姻是做不了主的,婚姻是由父亲或者是兄长决定,反抗是没有什么用的,祖辈延续下来的习惯就是这样。就在她十一岁的那年,父亲把她小结给了同族一姓张家的 (实际上就是童养媳),十三岁那年到夫家去劳动。每当说到这里,婆婆总是会说:“唉!我在张家吃的苦说都说不完”。她每天要做很累的活不说,吃的是残汤剩饭,长成大姑娘了都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裤,晚上睡在火塘旁边的一张羊皮上,半夜要起来去背水。到了二十岁,实在受不了夫家的虐待告诉父母,她要离婚,准备到当时的越西县衙门打官司,父母哪敢去衙门啊!但她已铁了心:“就是死我也要离婚!”

      一个不懂文化的妇女,在旧社会敢到衙门打官司,那真是必须有超过常人的勇气。怪不得我婆婆提到这件事就会很自豪。她描述当时的情景:“我到县衙喊冤,哥哥和表哥陪同,衙役把刑具在大堂上一摔,他们都吓得战战兢兢,可我一点都不怕。在县衙开审,我叙述了夫家对我的虐待,时间事件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她从小就记忆力很好,到了九十多岁都还记得她5岁那年发生的情况,单就这点,确实让我们晚辈自愧不如!)县官虽然想偏心夫家,最后还是不得不判我胜诉。”(待续三——红绑腿白绑腿)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