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秘的尔苏族群 灿烂的尔苏文化

民族文化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日志

 
 
关于我

收获了爱情的花蕊,酿就了家庭的甜蜜。尽管生活坎坷,幸福总是不言而喻……用影像和文字记录真实生活……开开心心生活、乐乐观观到老、平平安安一生!……我运动!我登山!我健康!我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转】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尔苏沙巴达拉曼文字  

2011-03-13 07:2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这篇文章的目的是给朋友们介绍一下尔苏人的图画文字。俺觉得果果爸讲的尔苏人的“窗口”文字很形象生动,而且很有意义。现在转发在此,以此谢谢关注尔苏文化的朋友。祝朋友们幸福吉祥!更多的尔苏文化的内容请在以下网址里查看……

转自WWW.ersuren.com

 【转】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尔苏沙巴达拉曼文字 - 纳尔缘 - 神秘的尔苏族群 灿烂的尔苏文化 

【专栏】[杨德隆讲尔苏文化]尔苏沙巴(萨巴)文字简介——(1)\(2)

 

(1)、沙巴(萨巴)文的种类

尔人(尔苏,又译作“尔苏人”)不仅有自己的语言,并且有自己的文字。尔人(尔苏)的文字有两大种类:一种叫做“普世嚜”(phsi-me),一种叫做“额阿嚜”(nga-me)。关于“额阿嚜”(nga-me),我将在以后另外介绍。

“普世嚜”(phsi-me)的意思是什么呢?

在尔苏语中,“普世”(phsi)这个语音所表示的意思是“朦朦胧胧的”(指能见度);“嚜”的意思是“字”。把“普世嚜”(phsi-me)的意思直译为汉语就是“朦朦胧胧地可以看得见的字”。这里,“朦朦胧胧地可以看得见的”这个定语,不是针对普世嚜(phsi-me)这种字的外形而言的。——即,不是说这种字的外形是朦朦胧胧的,而是针对普世嚜(phsi-me)这种字的意思而言的。也就是说,从普世嚜(phsi-me)这种文字的外形上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猜测字的意思,但又无法确定字的确切意思。

那么,什么样的字是可以从外形上就能猜测字的意思的呢?那就是还具有图画特征的象形文字。尔苏(尔人)的普世嚜(phsi-me)文字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还具有图画特征的象形文字,所以从它们的字形上看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猜测字的意思。

尔苏(尔人)的文字普世嚜(phsi-me)又分为两种:一种称为 “达拉曼”(nda-ra-ma),一种叫做:“蜜朵满”(mi-to-ma)。

 

dalama2

杨德隆书写的尔苏沙巴(萨巴)达拉曼文历书


(2)、尔苏沙巴达拉曼(nda-ra-ma)文字的意思为什么是“窗口文字”

尔苏沙巴达拉曼(nda-ra-ma)文字的意思为什么是“窗口文字”呢?因为无法用汉字来给尔苏语词nda-ra-ma注音,只能采取音译的方式,所以最早接触到尔苏(尔人)达拉曼(nda-ra-ma)文字、并对达拉曼(nda-ra-ma)文字进行研究的专家学者把达拉曼(nda-ra-ma)译作“扎纳玛”[1]或“扎拉玛”[2]。因此,现在研究达拉曼(nda-ra-ma)文字的学者都使用了“扎拉玛”一词。但我觉得“扎拉玛”(“扎纳玛”)的读音与“nda-ra-ma”一词的读音相差太远,所以我把“nda-ra-ma”译作“达拉曼”。

在尔苏语中,“达拉”(nda-ra)一词的意思是“窗口”(或“窗子”、“窗户”);曼(ma)的本意是“雌性”、“女性”,引申义为“可爱的”、“美丽的”, 用在名词(包括方位词)和形容词后面,表示具有此种属性的人或事物。

尔苏语“达拉曼”(nda-ra-ma)意思就是“具有可爱的窗口(窗子、窗户)属性的”。

在尔苏语中,称达拉曼文字为“达拉曼卓嚜”(nda-ra-ma-ndzo-me),意思是“具有可爱的窗口(窗子、窗户)属性的文字”。其中,“卓嚜”(ndzo-me)的意思是“文字”。这里顺便说一句,绝大多数尔人(尔苏)都把“卓兹”(ndzo-ndzi)一词当做“文字”(“卓嚜”)一词来使用,其实,“卓兹”(ndzo-ndzi)的意思是“书”。(对此,我将在以后有关编写尔苏语词典等方面的书稿中专门讲解。)

由上所述,我们可以把“达拉曼卓嚜”(nda-ra-ma-ndzo-me)译作“可爱的窗口(窗子、窗户)文字”。

那么,古尔人(古代的尔苏人)为什么要把这种文字(达拉曼文字)称为“窗口文字”呢?原因有以下两个方面。

原因之一:

——古尔人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观察宇宙世界的“窗口”。


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虐曼史答》上的虎生肖日


什么是古尔人观察宇宙世界的“窗口”呢?

无比睿智的古尔人(古代的尔苏人)为了观察并不断深入地认识包括地球在内的,日月星辰的运动和相互之间的位置变化等规律,在天空中“构筑”了一个非常美丽而神奇的“窗口”。他们先以人们抬头仰视星空为视角“基点”,并以地轴的指向为南和为北,以日出方向为“东”,以日落方向为“西”,在星空上“建筑”了一个像尔人(尔苏)传统民居的窗口一样的四边形“窗口”。这个“窗口”的四条边“所在”的位置代表的方向即是东、南、西、北四方。

有了这个“窗口”以后,他们不仅可以通过它观察日月星辰的运动变化,而且他们可以用它来作为观察宇宙世界运动变化的“坐标”。

古尔人(古尔苏人)为了把他们通过天空中的“窗口”和“坐标”所观察到的天文现象记录下来,又“建立”了一个用于记录的“窗口”(以下称之谓“记录窗口”,前面讲的那个窗口,以下称之谓“观察窗口”)。


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虐曼史答》上的狗生肖日


这个用于记录的“窗口”是怎样建立的呢?

古尔人采取了“反过来看”的视角,即从站在通过“观察窗口”可以被观察到的星空之外的“天上”反过来看。这样,古尔人就得到了一个用于记录的“记录窗口”。这个“记录窗口”是“观察窗口”的“透明背相”,两者的区别是:第一,“方向坐标”的“旋转次序”发生了变化,在“观察窗口”中,东、南、西、北(“方向坐标”)的“旋转次序”是逆时钟的,而在“记录窗口”中是顺时针的;第二,“观察窗口”中是看不到地球的,只能间接地认识地球的运动规律,但在“记录窗口”中可以“看见”地球的(可以记录地球的运行情况)。

当然,用于记录的“记录窗口”是画在纸上的。它是一个有坐标轴和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的四边形(是观念上的正方形,但在画图的时候不要求一定要化成正方形),但坐标轴和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是不标记出来的。不画出来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记录的人和看记录的人心里清楚,所以没有必要画出来;另一个是,如果在四边形的内外标记上坐标轴和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那么,“记录窗口”就非常地不整洁了,反而会影响对星辰变化的记录。


dalama

杨德隆书写的达拉曼文字——尔苏测日书《虐曼史答》


尔人的达拉曼文字的主要用途是用来在“记录窗口”中书写和记录在“观察窗口”中所观察到的星辰变化情况的。这是达拉曼文字被称作“达拉曼”(nda-ra-ma)——即被称作“可爱的具有窗口属性的”——根本原因。


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虐曼史答》上的鸡生肖日


古尔人称达拉曼文字谓“达拉曼”(nda-ra-ma)的另一个原因是:达拉曼文字不仅在字形上还保留了图画的一些特征、并且要在文字上涂上红、黄、绿、蓝(或赭石)、粉(粉红)、青、白等多种颜色来表意,因此,每一幅方框里用达拉曼文字记录着星象的图案,像画一样的美丽可爱,也像尔人传统民居的美丽窗子。

留传到现在的尔苏达拉曼文字书籍主要有尔苏(尔人)的测日书《虐曼史答(no-ma-si-ta)》。

中国民族语言学和比较文字学等学界的权威学者们认为,尔苏达拉曼文字是刚从图画脱胎而进入文字行列的文字,在文字起源和发展的阶段上,比古汉字的陶文、甲骨文、钟鼎文,古彝文,纳西东巴文等还要更原始,是研究文字起源的十分珍贵的科学资料,在文字史和比较文字学上具有极可珍贵的认识价值,是十分珍贵的人类文化遗产。[3]


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虐曼史答》上的猴生肖日


这里,我要向读者介绍两点应当引起世人关注的情况:一是,甘洛尔人(尔苏)传承下来的、在四五百年前用达拉曼文字书写的尔苏测日书《虐曼史答(no-ma-si-ta)》所蕴含的天文、历法、哲学、宗教等文化是十分博大精深和辉煌的,是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对此,我将会在以后的书稿中专门介绍)二是,古尔人之所以一直用达拉曼文字书写测日历书《虐曼史答(no-ma-si-ta)》并不是没有创造出其它发达的科学文字,而是因为用达拉曼文字书写测日历书《虐曼史答(no-ma-si-ta)》不仅能达到视觉上的精美,表意上的简洁,记录星象上的直观和准确,反映哲学、宗教、占星等方面能达到精深博大和辩证而不绝对,从而能使解读其含义的人能够充分发挥自己所具有的知识和智慧并努力钻研博大精深的尔苏文化等,总之,是根据测日书的用途和为了使测日书在内涵和表现形式上都尽可能地达到完美的一种非常睿智的选择。

关于达拉曼文字的更多文化方面的内涵,我将在以后专门介绍。


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虐曼史答》上的蛇生肖日


神奇美丽的窗口文字——《虐曼史答》上的兔生肖日


注释:

[1]  刘尧汉、宋兆麟等:《一部罕见的象形文历书——耳苏人的原始文字》,载:《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总第3期。

[2]  孙宏开:《尔苏沙巴图画文字》,载:《民族语文》,1982(6)。

[3]  孙宏开:《试论尔苏沙巴文字的性质》,载:《中国民族古文字研究》第二辑,天津古籍出版社;《尔苏沙巴图画文字》(载:《民族语文》,1982(6))。王元鹿:《尔苏沙巴文字的特征及其在比较文字学上的认识价值》,载:《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年第6期。郑飞州:《尔苏沙巴文字字素研究》,载:《中文自学指导》,2002年第4期。

 

谢谢浏览,再见!

2011年3月13日早晨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